丁香花小说网守墓人之歌第一章:当墓门打开后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:当墓门打开后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  每个守墓人都牢记着一句话,永远不要好奇自己看守的是什么。但埃德温却打开了墓门,他望着深渊一样的墓口,好像墓口也在望着他。



  自从父亲走后,守墓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肩上,他谨记着,从来不敢好奇墓里的东西,直到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。墓地里静悄悄的,他坐在摇晃的篝火前,一点也不敢放松。他以为会像往常一样,自己在黑夜中沉沉睡去,但一阵诡异的石板松动声把他惊醒。火焰“腾”的一下升起,他举起火把向刚才声音的来源走去。



  “怎么回事?”他走到了那块墓碑前,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

  “难道是墓门松动了?教会之前不是加封一次了。”墓门和墓碑并不是一体的,古老的传说中,墓门通向的是另一个世界,而开启墓门的钥匙只被守墓人掌握。



  墓碑没有什么特别,他紧张着吟唱着父亲教给他的魔咒,开启虚空中的墓门。看着那扇石板在墓碑前凭空出现,即使不是第一次开启墓门的他也有些惊讶于魔法的力量。



  他看到墓门上不断渗出猩红的血液,“这是什么?”埃德温的父亲从没告诉过他这种诡异的现象,他不自觉的退了两步。



  墓门又开始了震动,埃德温的耳边却开始不断回荡着令人疯狂的呓语。



  “开门……开门……人类,开门……开了门你就能得到……远古的秘密……连教皇都觊觎的秘密……”



 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,甚至连门上的血液都凝结成了“开门”的词组。



  如果说让墓门出现的钥匙是魔咒的话,那打开墓门的钥匙便是守墓人一族的血液。埃德温觉得他在看着自己在墓门上洒落血液。



  “我……被控制了……”他心里想着却无能为力。



  墓门开了。埃德温望着墓口,墓口好像也在望着他。他的喉咙有些沙哑,守墓人的深黑长袍也被汗水打湿。



  诡异的深紫色迷雾从墓口大片的涌了出来,带着一股腐烂死亡的气息,好像随时都能把他吞没。迷雾逐渐散去,墓门缩小成一把袖珍的钥匙落在迷雾中伸出的修长手掌。



  “晚上好,年轻的守墓人。”这就是那呓语的声音,埃德温瘫倒在地上。



  “你可以叫我博瑞先生。”埃德温看着那个穿着古典晚礼服如夜魔一样的男人。



  “你是什么?”



  “我……我什么都不是,啊……这久违的血液真是鲜美。”博瑞陶醉的品尝着指尖的鲜血。



  “什么是远古的秘密?”



  “啊哈,远古的秘密,它就藏在肮脏的教廷里,我把它藏在那里,那帮蠢货还是没有发现,哈哈哈哈……”博瑞癫狂的笑了起来。



  “你释放了我,守墓人释放了我,连我都不曾想到会是最忠诚的守墓人亲自释放了我。我本来只想讨些血液的。”他说着舔了一下嘴唇。



  “你诱惑了我。”



  “坚定守墓人的心神不是不会动摇吗?你就是守墓人中的叛徒,你释放的是你们世界灾难的源头,是另一个世界的高贵存在。”



  “我不会杀你的。与其杀了你,不如让你在内疚和自责中看着这个世界的崩坏,这是我对你们守墓人一族的报复,哈哈哈哈……”博瑞猖狂的笑着,向埃德温行了一个告别礼,融入到夜色中再无踪影。



  “我到底……释放了什么?”埃德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守墓了,这些墓碑的设置就是为了禁锢唯一的那扇墓门。



  “如果父亲还在就好了。”他想起了以往的那些夜晚自己跟在父亲身后。即使出现了异常,父亲也会轻而易举解决。



  太阳依旧如往常般升起,早晨的一缕阳光打到埃德温脸上,他发现自己靠着墓碑又睡了半夜。



  “我不能在这里了。”他说着拍拍身上的泥土,回到墓地旁他的小屋。



  简陋的小屋,各种生活用具杂乱的摆放着。埃德温看着自己剩下的一枚银币和零星铜币,只够买一身稍微体面的衣服和勉强果腹。



  “得去镇上找亚特伍德先生。”这是位年龄很大的博学者,据说小镇还没建立的的时候他就在那里生活了。



  埃德温把守墓人长袍脱下,换了身正常的衣服。小镇离墓地不是很远,他快跑着很快就到了亚特伍德的花园。



  整理了一下衣服,轻轻扣响屋门。



  “亚特伍德先生。”



  “哦,小埃德温,你不是应该在……”长胡子老人佝偻着开门。



  “发生了些事。”



  “快进来吧。”老人领着埃德温来到会客厅。



  “要一杯精灵快乐水吗?这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从精灵王国带回来的,喝起来能让人回到令人怀念的年轻时候,我们都叫它这个名字,原来的名字就忘了。”老人给埃德温到了一杯,杯面上不断冒着小泡泡。



  “谢谢您。”埃德温喝了一口感觉自己在天空跳跃,就像那些气泡在口腔里跳舞。



  “哈哈,说说来找我这个老家伙有什么事吧。”



  埃德温把昨天深夜发生的事讲了一遍,然后又喝了一口让人上头的“快乐水”。



  “你放出来的……你想怎么办?”亚特伍德看着埃德温。



  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

  “你知道你父亲去哪了吗?”



  埃德温摇头。



  “他去了遥远的北方,永远冰雪漫天千里冰封的国度,无数的巨人部落互相征伐,传闻冰霜巨龙一族就在那里繁衍生息。”老人拿出了一份陈旧泛黄的地图,用手指着上角。



  “为什么他要去那儿?”他父亲走时什么都没说仅仅给他留下了一张纸条,告诉他以后只能他一个人守墓了。

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

  “我想去找他。我也想阻止我放出来的那个东西。”他很犹豫,但他也知道他好像什么也做不了。



  “孩子,你需要一颗勇敢的心。忘了亚伯多尔镇的一切,追随自己内心的想法。”亚特伍德笑望着他。



  “我这还有多余的一张地图,但只是圣安德烈亚王国的地图,再给你一枚金币。”他找出了一枚印着安德烈亚国王一世头像的金币。



  “别怪我吝啬,我也所剩无几了。”



  “先生,我该去哪?”



  “你可以去离这里最近的霍尔城碰碰运气,我有一位朋友开酒馆。你就说是老伍德让你来的,他会帮你的。”



  “真的谢谢您了。”



  “也许你该想想你要做什么,是追随你父亲的脚步,还是去阻止。去吧,神会指引你的。”



  亚特伍德把埃德温送出了门外,向他挥挥手。关上门后,他叹了口气,



  “历史的车轮又将滚滚向前。”说着,把埃德温喝剩下的倒到了个小碗里,一只猫头鹰不知道从哪飞下来欢快的喝着。



  “安德烈亚,你说是吧。”老人看着它,猫头鹰也茫然的看着他,又低下了头。



  圣安德烈亚王国分设十三个郡,爵位制度与地方制度并不重合,统瞎各郡的最高长官为郡首,同时也是公爵。十三公爵与皇室贵族以及其他世袭贵族、军方代表共同组成上议院,而市民代表,大商人,大地主共同构成下议院。而埃德温所在的亚伯多尔镇属于一位落魄男爵的领地,总属兰夏郡。



  埃德温拿着金币,掌心都有些发热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金币。他在镇上并没有什么朋友,那些向往骑士的少年们鄙夷他守墓人的身份。



  “我也向往太阳啊。”他低着头,走进了镇上唯一的一家铁匠铺。



  “守墓的小子,怎么会来我的铁匠铺。”粗犷的汉子打量着他。



  “艾恩大叔,有适合我的剑吗?”



  “你也要去狩猎暴动的半人马吗?”艾恩找出一把剑掂了掂。



  “半人马?”



  “约翰伯爵今天早上发布的征召令,一大群半人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,可能是以拉森林吧,这么残忍嗜血的种族就应该被灭亡!”铁匠有些愤懑。



  “我还没想好。”埃德温向外走去。



  “我已经想好了,如果是我释放出来的,就要我重新封印回去。”他握紧了拳头。



  “我要去霍尔城,我还要去找你,爸爸。”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丁香花小说网守墓人之歌第一章:当墓门打开后
手机看守墓人之歌小说就来http://m.cndxh.com/shoumurenzhige/
丁香花小说网移动版 m.cndxh.com